今天晚上开什么码

汉字的“反”动派——东方涂钦、李阳关于《非

更新时间:2019-11-20

  其实《非天书》系列不是刻意创作的,它是我艺术创作的一个副产品。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介入当代水墨艺术,我的书写性特征一直非常鲜明,无论是纸上还是后来的布面油画,这个基因符号都没改变。等到《涂鸦志》和《我非我》系列出来后,许多艺术爱好者甚至评论家都有意无意地自觉拆解我的这些画面,从中寻找有意味的、由字符而产生的非汉字,这给我一个启发,干脆在油画创作的基础上进行再创作好了,那就是解构画面,从中抽离出成千上万的符号,因为它们是从汉字而来,但它们又无可辨识,所以就叫《非天书》。

  李阳:您把"非天书"设定为当代艺术符号,但它们确实是来源于传统的汉字,被解构后又成为令人玩味的另一种符号。您把它归到当代艺术范畴领域之内,这是基于什么样的出发点呢?

  东方涂钦:《非天书》主要是源于《唐人书写》系列,它们是一而二、二而一的关系。《唐人书写》也有不同的表达方式,一是把不是字的非汉字写得象草意汉字,另一个是把汉字写得变成非汉字字符,本质上都有对汉字的解构或者说意义的消解,这种创作方式本身是对传统艺术创作的一种“反动”。

  李阳:如果从传统书法的角度来关照《非天书》,它所呈现的风格无疑最接近青铜时代的铭文,这些以《心经》经文、《金刚经》经文等文字内容构成的密丽繁复而有古朴的线条,经过第三者的重新拆解、重组,这种“天机魔方”也犹如天意般不可设定,我想包括您本人也是不可预设最终所呈现的图式,您是怎么看这个过程的呢?

  东方涂钦:最终呈现的不确定性恰恰是我乐于看到的,但从最早开始,它并不是我刻意追求的。这种创作的方式更多的倒象是一种修行的过程,只是这个过程使得创作变得有趣味了,也使得最终完成的画面变得有意味了。

  李阳:《非天书》与您其他的代表作,例如《我非我》系列、《我的中国红》系列、《我的中国蓝》系列、《中国涂鸦志》系列等等,并把这些作品都归纳为“唐人书写”,这些作品都有一个重要的链接纽带——中国元素的贯穿。

  从而使得这些作品成为有机的一个整体,也成为您行走当代艺坛的独特风格。您是否从一开始就有这种整体的创作及图式计划?东方涂钦:这倒不是刻意规划的,它是自然而然形成的这种创作风格或者说形态。九十年代开始的水墨涂鸦,一开始就是从书写开始的,当时有一种玩的心态,和艺术界也几乎没有交流,就是随心随性的书写。虽然后来有多种形态的尝试,但似乎很少离开过书写性。也正因为从汉字书写开始,所以中国符号就比较鲜明。再加上我一直重视创作的精神性体验,而且这种精神更多地是从中国传统文化中生发,所以许多人感觉到我创作的东方意味也就比较明显。

  您强调“唐人书写”是“书写”而不是“书法”,我们知道“书法”的工具必须是使用中国的毛笔及纸墨一次性完成,而您的这些作品既有中国书法的书写性,又有西方绘画的技法材料等要素,这在创作中是如何将东西方的工具及思维方式融为一体呢?东方涂钦:我创作的时候没有一定之规,怎么顺手怎么来,工具自然就不是问题选项了,当然纸本的还是以毛笔和水墨为主。《唐人书写》之所以叫 “书写”而不是“书法”,因为它不是以书法呈现为目的,恰恰是以革书法的命为目的。我的家乡诞生过王羲之、颜真卿等历史上的书法巨人,虽然我从小也描红写大字,但我的书法不好,能及格就不错了,我们是怎么也超越不了他们了!我对书法没有信心,所以就另辟蹊径,只好搞书写了。我曾开玩笑说,书法上是永远无法超越了,我就做一件前无古人的事吧。我也曾说“书写向左、书法向右”,大约2005年出版的那本专辑就是这个名字,"左"的意味是强调变革,"右"的意思是坚持传统。它们本质上不是一回事,但又紧密相连,走在一条路上,方向却完全不同。

  说到这里,我想到了最近书法圈对“乱书”的争论,记得2004年就有评论家和艺术家对你的“唐人书写”进行过探讨,并引起了争论,《书艺公社》、《书法网》等还把这场争论归入了当年的艺术热点事件。当时有人认为你“敢于胡乱,深予寄情;唯观神采,不见字形”,具有非常的美学创新价值;也有人提出尖锐批评,记得直到2006年还有人在《美术报》发表文章对“唐人书写”的“乱”给予批评。现在回过头来,你怎么看这个问题?东方涂钦:我前面说过了,《唐人书写》至少有两种不同的书写方式,一是把非汉字写得象汉字,一个是把真正的汉字写得变成非汉字。当时引起争论的是前一种形态。那个系列的创作是从1998年开始的,直到2003年创作了一件23米的长卷。主要是以不可辨识的草意书写为主,后来又有许多不同的形态。不知你是否还记得,2004年我们在北京曾来德艺术中心有过一次沙龙,当时曾来德、王岳川、朱其、刘墨、一痴和你都在场,并争论得很热闹,后来又从网下转到网上,争论得更激烈,当时我并不赞同“乱书”的说法!2005年作为和传统书法的对话,我和李一先生在山东省美术馆举办了一个《心象》对话展,对此类作品做了一个大体呈现。后来大约2007年,范迪安先生和李一先生在我那观画谈艺,范迪安先生曾建议我不要叫“唐人书写”,倒不是别的,他主要觉得中国人自称“唐人”,有殖民色彩。但这个系列的作品已经发表很多,并出版了作品专辑,没法更改了。

  当时有人批评我乱书乱画,我几乎没有回应。我一直认为,争论是好事,可以促进艺术的创作探索。后来艺术界又有了更多的书写实验,有的叫”乱书“,也有的叫其它,总之形态都差不多,这更是个可喜的事情,但我认为还不够,如果有更多的人参与,形成一种现象才好!许多人批评主要是从书法的角度看这个问题,而我从一开始就和书法做了切割,9742波肖门尾图库新传闻称OnePlus 8 Pro将具有120Hz显,所以才叫“唐人书写”,可以说从上世纪末到现在,对这个问题的讨论,对此进行批评的人,和我们一直不在一个频率上。

  在当下这个时代,书法领域一直有来自大众审美与专业领域的分野。如果从更广域的艺术视野来关照,书法在全球艺术领域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?当代书法的发展又有着什么样的得与失?东方涂钦:这个问题很宏大,我没有认真研究过,所以没有资格来谈它。但我明白你的意思,这两年书法界的争论很大,一是表现在大众审美趣味和专业书家的审美追求产生了激烈的碰撞,二是传统书家的拟古雅好和当代书家的变革求新产生了激烈的交锋,最典型的现象就是对“丑书”和“乱书”的批评。

  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!而且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!中国传统文化艺术里,挂在大家口头的是“诗书画”,可以说三足鼎立,以承文脉。就“诗”来说,对传统的古风以及近体格律诗的革命是新诗,新诗到今年已经整整一百年了;就“画”来说,中国化的当代绘画艺术虽然说还未完形,但它对中国传统画的革命可以说也已经非常彻底了;目前惟有书法变化最慢,我想这也是许多当代书家急于创新、非常焦虑的原因。有争论、今晚马会直播现场开奖结果《决战中途岛》 一部!有批评,正说明社会已经开始广泛关注了,也说明书法艺术的变革进入了快车道。所以我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!前不久和陈传席先生也谈到这个问题,我基本的观点,传统可以继续存在,但变革也势在必行!除了“野狐禅”一路的书法杂耍,当前许多被人贴标签、认为是创作“丑书”“乱书”的艺术家,我认为还是非常严肃地对待创作的,即使不成功,也应该得到肯定才好。

  书法是中国文化中极其重要的一块文化资源,放在全球艺术视野来看,它具有唯一性、独特性,从这块资源上一定会生发出更加丰富多彩的艺术形态,也一定会产生出伟大的作品!我坚信这一点!

  当代艺术的跨领域涌现出许多实践者,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尝试在中国传统经典里寻觅消息。您的《非天书》从古老岩画和青铜时代书法觅消息,陈丹青的将书画油画式复现,吕胜中的民间剪纸图式变异等等……当代与传统的界限也似乎变得模糊,2005年和2009年,您和李一先生分别在山东省美术馆、关山月美术馆举办了《心象》和《墨舞影幻》两个展览,比较早地扛起了跨界大旗,我注意到当时范迪安先生和陈湘波先生的评论,都给予了高度评价,后来的跨界更是蔚为大观!艺术跨界是否已成为这个时代的常态?您怎么看这个艺术现象?东方涂钦:艺术本没有界限,我认为跨得的还非常不够!

  我们这些都是小跨。目前最有意义、真正成功的,我认为是和科技的跨界。最伟大的作品,就是乔布斯的苹果系列产品,一般人把它作为实用电子产品,但我首先是把它看作一件科技艺术品,它是艺术和科技的最完美结合!相对于之前的历史来说,它是最具有革命性的一件作品!

  东方涂钦:这个没想过,也许会自然而然走到那一步。比如今年(编者注:2018年)终于完成的一个新的系列——《洗经记》,虽然创作一直进行了好多年,但今年才正式完成大件四丈三尺的作品,也有评论家称它为《无字经》,作品还是和书写有关,但又是一个完全不同的表现形态,是把书写、观念、行为、影像、传统手工等完全融合在一起,就我自身的创作来说,也算是一个新突破吧。www.94194.com

  1967年出生于山东临沂。历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等职。曾在法国、韩国、日本、加拿大等国内外许多地方举办展览。代表作品有《我非我》系列、《我的中国红》系列、《我的中国蓝》系列、《中国涂鸦志》系列、《唐人书写》系列等。李阳

  书画家、媒体人、策展人。1975年出生于江西金溪,书艺公社创建人。END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
本港台现场报码4685| 本港台同步现场报码| 马会开开奖结果| www.887299.com| www.45655.com| 青蘋果心水论坛| 二中二特马算吗| www.8686123.com| www.30889.com| 4620.com| 479898.com| www.815050.com|